共享汽车途歌“抛锚”
2018-12-29 12:39:00
  • 0
  • 1
  • 0

来源:搜狐汽车

来自:中经e商圈

现在每天去共享汽车公司途歌总部“上班”的,不再只是途歌的员工。自近期曝出用户1500元的押金难退的消息后,用户、供应商、内部员工乃至派出所民警都常来于此,或讨要欠款,或维持正常运营秩序。

公开资料显示,途歌于2015年7月成立,目前有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成都、西安6个自营城市。《中国经营报》记者从多个渠道获悉,途歌目前注册用户超过200万人。

一位不愿具名的共享汽车中层人士透露,共享汽车资产过重,行业还在摸索阶段,投资人都在观望,今年整个共享汽车行业融资情况并不乐观。几位途歌员工向记者表示,2017年大举扩张,自身造血不足,后期融资迟缓或是此次途歌危机的直接原因。

寻找王利峰

“王利峰在哪儿?让他出来说句话。”12月24日晚上,一名女士在途歌总部办公室大声叫嚣。退不出押金,几乎每天都有去登记退押金的用户试图找出这位38岁的途歌创始人。

“不像小黄车(ofo)的一百块钱(押金),途歌是1500元,而且小黄车还能骑,途歌现在车越来越少,用都不方便了。”12月24日晚,在北京市朝阳区东四环嘉泰国际大厦B座14层途歌总部,一位登记退押金的用户对记者说。

“途歌出这个情况以后,我们派出所找过他们单位的人,所谓的领导我们一开始就找过,但是企业经营有企业经营的问题。我来过几次,没有因为我来就退了。我们只能协调,协调不了我们也没有办法。退押金期间违反刑法或者治安处罚法我们只能依法处置,希望大家克制自己的情绪。”12月24日,一位派出所民警有些无奈地劝导位于途歌总部现场的用户。

用户焦先生表示,本来登记后承诺上周押金会到但却爽约。

据多位用户反映,12月初,到途歌总部登记后第二天晚上6时前押金可以到账,后来变成线下登记排队,每天仅能退15名用户,到12月24日晚上,用户的退款日期已经排到明年5月。

记者就此向途歌方面的经理范成(化名)核实。他解释称,现在退押金的人越来越多,导致退款会有延迟。目前途歌有线上系统、工商投诉、12315投诉、线下登记4种退款渠道,并且各个城市点都可以退款,因此分配到北京线下登记的名额只有15个,并非之前传的每天只能退15个。他还提到注册用户数其实不等于交押金的用户数,网上所谓几百年才能退完的说法不准确。而对于途歌共有多少交押金的用户、每天各个渠道合计能退多少人,他称并不清楚。

事实上,寻找王利峰的除了用户,还有途歌公司的员工和部分汽车租赁公司。

12月25日晚上,一名在途歌办公室等待的地勤员工对记者表示,11月12日他才来途歌工作 ,至今一分钱没拿到,却已垫付了4500元,还有一个多月的工资没发。他介绍12月20日公司给群里的一部分地勤结了工资,12月23日也有一部分人收到了11月的工资,但是大家都没收到报销款。

北京一名汽车租赁公司的员工李云(化名)透露,途歌大部分的车是从租赁公司租的,仅他们公司就有70多辆车,拖欠费用达100多万元。李云说,12月4日,他去途歌商量回收车辆的时候,还碰到了北京巴士汽车租赁有限责任公司前来洽谈收车的员工。

运营管理危机

途歌北京地区负责人将公司陷入资金危机的原因归结为两点,一是内部的运营管理,二是用户的素质。

该负责人举例称,拖欠地勤人员的报销主要是与地勤此前存在虚假报销有关。此前公司曾查出一个人在3个月里多报销了10万余元。“他解释,地勤在加油时,加100元的油,开150元的发票,长时间去这个加油站,加油站是愿意这么做的;还有停车费,现在市场上有很多假发票可以充数。”

这一现象也得到了途歌内部地勤员工的证实。一名工资目前并尚未结清的地勤坦言,途歌的确存在这种情况,在今年7月时,途歌就曾以多报、虚报费用为由辞退了部分地勤人员。

记者了解到,途歌采取随借随还的模式,用户使用后,将车辆停在停车场或其他位置,地勤人员须将车辆再开到指定网点。期间,会产生停车费和加油费,费用均由途歌承担,但在执行过程中,往往由地勤人员先行垫付,而后凭票报销。

“我们的随借随还的模式风险很大了,每个用户交1500元押金,就可以用宝马和红旗这种二三十万元的车,刮了蹭了都是很大的风险,远超过押金,这对用户的素质要求很高。”范成说:“我们最早不需要押金,上传驾照、绑定信用卡就可以,但出现有人不支付车费,车辆刮蹭、出事故等情况后,我们就开始收取押金。”

另一共享汽车公司中层人士指出,其实用户素养是整个行业的问题。随借随还这种模式会导致停车混乱,届时违停成本,违停造成的车损(人为恶意损坏)会更高。一名途歌地勤人员亦向记者这样说道:“途歌的车哪有好的,都有很多伤,也不知道是谁撞的,用户能开走就不愿管了”。

“有的人把限行的车到停车场产生高额的停车费,有的用户想要自己留着用车会故意留言车没油了,还有的人把车开很远以后可能不支付费用。”范成说。

营运资本极限

带有明显漏洞的运营管理,再加上竞争日益激烈的共享汽车行业,使原本营运资本就很紧张的途歌,一直走在资金危机的边缘线上。

12月24日,在被用户、地勤、供应商等人员扰乱的途歌总部,记者拿到了一份散落在办公现场的有关途歌的投标文件。该文件显示了一个名称为《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2018年代步车服务供应商采购项目(重招)》的项目,该文件披露了途歌自2015年成立至2017年12月31日的财务数据,并盖有“北京途歌科技有限公司”字样的公章。

由于目前途歌总部的工作人员大多已不来公司办公,记者就该文件的真实性向途歌的一位在职经理进行核实,对方表示并不清楚。

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7年,途歌的流动资产分别约为120万元、2648万元、10057万元,同期对应的流动负债分别为156万元、1749万元、12044万元。计算可得报告期内,途歌的流动比率分别为,77.2%、151.4%及83.5%。这也意味着,途歌的营运资本在此期间的大部分时间内一直为负数,若发生债务被要求提前还款的事件,途歌的资金链将有较大概率断裂,日常经营受到较大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是途歌仅有的营运资本为正数的一年。这一年,途歌的资产负债率为报告期内最低,为65.5%。此后,途歌开始了扩张,从此开始,途歌的危机种子就此埋下。

该文件中的资产负债表显示,截至2017年12月31日,途歌的短期借款约为1799万元,2017年初此项数据为零;应付账款约为495万元,2017年初约为3万元整;预收账款约为1224万元,2017年初约为22万元;其他应付款约为6095万元,2017年初约为1615万元;长期负债约为7738万元,2017年初约为零。

“我们需要占据市场份额, 2017年和2018年都在大规模扩张,规模越大才能吸引投资人。我们在扩张,但是赶上了资本市场的寒冬。”范成说,“途歌前期很烧钱,停车、加油、运维都需要源源不断的资金。加上我们的车辆3年后更新换代又需要资金。”

烧钱的行业

上述共享汽车中层人士说,2017年开始,很多企业加入这个领域,途歌当时在北京、深圳等现有地区成绩不错。

“2017年应该算是共享汽车行业的元年,当时实际上有两个节点的刺激。第一个节点是共享单车在当时是非常好的创投的一个模型,所以会有很多的资本在追逐。第二个是整个政策导向上,2017年8月8日起,住建部、科技部两部委联名发文,支持电动汽车做分时租赁。”一家共享汽车公司的高层人士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这样说道。

随着美团、滴滴、神州等大玩家进入,大家很看好这个领域,途歌也开始大举攻城略地。但试错一年后,美团停止了试运营,神州从高调进入到现在默不作声,滴滴也放缓了分时租赁的步伐,唯独有着国家队和车企背书的首汽、北汽、上汽这三家还在扩张。

根据途歌官方信息,途歌2017年1月落地上海,2月驶进广州,7月落地成都,12月解锁第六城西安。2017年9月新增汽车2000辆,号称完成业界单月加车规模最大的一次市场投放,10月加入200余辆奥迪A3,12月投放200辆宝马一系。2018年1月,途歌在广州、成都、西安、深圳四城开启1800元现金券赠送活动。

事实上,途歌最近的B2轮融资距B+轮2600万美元融资有近9个月。几位途歌员工向记者表示,2017年大举扩张,自身造血不足,后期融资迟缓或是此次途歌危机的直接原因。但也有一名负责商务的员工透露,途歌北京地区在今年夏天已经基本实现收支平衡。

上述共享汽车行业中层人士对记者表示,途歌本身的运营成本比较高,随取随还不适用于现阶段的共享汽车。他指出,新能源车遵循国家政策发展要求,是共享汽车的主力车型。油车能够提供强有力的续航,但共享汽车又名分时租赁,分时租赁本身就是适用于中短途出行,长途出行更多会选择传统租车,而且现阶段,新能源车的续航也能满足出行需求。此外,油的成本比较高,燃油车用于共享汽车会有很高的配件丢失率。

“途歌大规模的扩张,本质上没有回归到商业模式。途歌进入一个城市实际上都是亏损的,为什么要这么快速地复制?我觉得是受到了其他共享经济的影响,以为只要跑出头部的位置,资本就会加持,就有机会形成商业闭环。这种节奏风险很大,创业者应该在早期,去预估这样的一种风险、控制节奏。”上述共享汽车公司的高层人士表示,今年整个共享汽车行业的融资都在放缓,能够获得进一步融资的只有两类:第一类是国企背景下的车企。第二类是他们本身追求效率,能够形成商业闭环,自己能够赚钱。今天的资本可能没有太大的耐心去等待企业慢慢扩大规模后再盈利。

踩踏危机

上述途歌北京地区负责人向记者透露,途歌在两周前有望获得一笔救命钱,但在最后关头折戟。

“在两周前,老板(王利峰)在公司签署了一份合同,是将近八百多万元的投资。要是这个投资拿过来了,途歌现在就活蹦乱跳了。” 该负责人回忆当时的情景时说,“投资方来公司签约那天,用户闹事、砸门,员工给拦住了。当时投资方说可以接受,但第二天我们就被通知合作取消。现在用户越闹,我们越惨,不停地闹事其实是在加速途歌的死亡。”

范成告诉记者,从今年上半年开始,由于车辆故障较多等问题,租赁公司开始把问题车收回去,还是有一些国企会继续把车租给途歌。在此过程中,途歌的车辆数量曾暂时减少。

但这一情况挑动了用户的神经。在用户梁峰(化名)看来,车辆减少或许意味着该公司的财务负担加重,而导致供应商提前取消合作,公司存在倒闭的风险。

“从10月开始数据监控发现退押金的人增多,11月中下旬更多。途歌的用户能感知到市场的变动,加上车辆确实在减少。”范成说,“其实共享单车退押金也对途歌有影响。从用户的角度来看,100块钱都退不出来,1500块钱就更应该赶紧退了。”

12月25日下午,在嘉泰国际大厦B座一楼休息区,记者见到了范成和上述途歌北京地区负责人,他们与一名途歌员工、一名退押金的女士围坐着。

对于押金为什么难退,途歌相关人士解释称,押金在收取的时候是一个独立的账户,会受到第三方的监管。频繁有用户去投诉,政府就冻结了账户,但是后来审核没问题账户就解冻了,目前可以继续退押金了。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