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展十年后,共享经济商业模式遭遇疫情巨大冲击
2020-03-30 15:14:31
  • 0
  • 1
  • 0

来源: 界面新闻

(原标题:共享经济商业模式遭遇疫情巨大冲击| 凯丰视角)

2020年3月7日,北京,崇文门大街码放整齐的共享单车。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凯丰视角”是美国匯盛金融Horizon Financial首席经济学家陈凯丰在界面新闻开设的专栏,基于一线经历和一手信息,从华尔街传送新鲜、独到的全球宏观视点】

最近几个月,新冠病毒全球肆虐,已经在上百个国家爆发。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3月29日发布的最新统计数据,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达710918例,死亡病例达33509例。美国目前是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最多的国家,达135499例。

各行各业都已受到冲击,其中,受影响最大的有可能是过去十年发展迅速的共享经济产业。从共享汽车,到共享办公,再到共享民宿,都面临业务的断崖式下滑,大量人员暂时撤离这个行业。

考虑到从消费者、办公室白领到背包旅行客,目前都不敢继续共享很多服务和空间,共享经济企业的投资人也需要重新思考,很多共享经济的商业模型是否可以持续?人类社会是否有可能在今后的社交、生活、工作中彻底改变活动方式,不再共享?

一、共享民宿

共享民宿作为共享经济的三大支柱之一,目前可能是新冠病毒疫情爆发后受影响最大的共享经济行业。各国旅游业基本停摆,绝大多数背包客都已在家保持“社交距离”。共享民宿的需求有可能已经跌入冰点。即便是继续愿意提供共享民宿的家庭,也面临短租客带来病毒的健康风险。

全球最大的共享民宿公司Airbnb(爱彼迎)最近宣布将暂停招聘并暂停市场营销。公司的创始人也将不拿薪水,其高管将在未来六个月内减薪50%。员工也被告知,他们不太可能获得2020年的奖金。

对于Airbnb来说,这是一个非常痛苦的转折。在上月COVID-19危机冲击美国之前,Airbnb有望成为今年最热门的科技企业IPO(或直接公开发行DPO,亦即没有投行合作承销的直接上市)。该公司已安排银行家牵头发行,这将测试Airbnb能否达到2017年310亿美元私人市场估值。《华尔街日报》今年2月报道,Airbnb去年头9个月亏损3.22亿美元。现在,该公司面临全球旅游业大萧条,已有大量订房人取消订单。美国旅游协会预计,该行业今年将失去460万个工作岗位。

如果今年下半年Airbnb重新申请上市,可以预计的是,因为近期业绩大幅下降,Airbnb的估值水平将大幅调低。当然,公司目前还持有大量现金,短期流动性没有大问题。

二、共享办公

共享办公作为共享经济的另一大支柱,也在这场全球新冠病毒疫情爆发后受到巨大打击。

WeWork作为共享工作空间的最大运营商之一,在全球拥有739个地点和约662000名会员,2019年1月,WeWork价值达到470亿美元的峰值。

从去年上市失败以后,WeWork的共享办公模式已经面临很多质疑。该公司建筑租赁平均锁定在15年,租户可以选择签署每月租约,这种流动性错配的风险巨大。根据WeWork在去年IPO前的证券申请,该公司2018年亏损19亿美元。根据一份向债务持有人的报告显示,这些损失继续扩大,仅2019年第三季度就达到12.5亿美元。去年前三季度,亏损额高达26亿美元。自那以后,WeWork一直没有发布财务信息。然而,对于该公司能否偿还2018年4月借来的6.75亿美元,其贷款人似乎越来越关注。CapIQ的数据显示,上周五,WeWork的债券交易价格为65美分,这一水平通常为高风险借款人的价格水平。最近还传出公司的最大股东软银有可能重新谈判新一笔投资的条款。

今年的疫情对共享办公室的冲击可以说是雪上加霜。一周前,一名可能患有COVID-19的员工在大楼内工作的消息传遍了WeWork位于伦敦滑铁卢街区的共用办公空间的租户。WeWork为解决病毒传播问题采取了一些措施,如停止提供早餐和咖啡师服务,办公室清理也越来越频繁。WeWork还暂停了全球所有活动,并允许其全球员工在家工作。

人们越来越担心WeWork本身可能会关闭。在家工作和社会疏远已经在一个星期内成为大多数西方世界的标准企业政策。

三、共享交通工具

共享经济最早的两个上市公司Uber(优步)和Lyft(来福车) 同样面临疫情的考验。这两个公司的股票最近一个月的下跌幅度都超过了50%。

随着人们待在家里上班,乘客人数在迅速减少。在中国香港和西雅图等被封锁城市,像优步和Lyft这样的网约车服务预订量下降了40%或更多。华尔街认为,对于优步来说,最糟糕的情况将是未来两个季度的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Ebitda)将有可能出现30%以上的下降。但优步食品配送服务可能会受益,再加上该公司的资产轻量业务模式,预计优步仍然能实现2020年底盈亏平衡的目标。凭借手头95亿美元现金,优步短期没有流动性风险。当然,除了公司盈利受影响外,优步等网约车司机还面临很大的健康风险,纽约市最早的新冠病毒确诊人员之一就是一个出租车司机。

整体而言,这些已经上市成功的共享经济企业现金储备较高,应对经济下行和新冠病毒疫情的能力相对较高。

除了共享出租车,共享交通工具行业还包括共享摩托车和共享电动车企业。

摩托车租赁初创公司Lime是两年前最热门的科技初创公司之一,正试图筹集应急资金。该公司估值已较去年下调了80%。有硅谷人士对 The Information表示,该公司正寻求新投资者的资金,估值仅为4亿美元,而上次融资额为24亿美元。目前这些讨论还处于初期阶段,随着金融市场和经济受到冠状病毒的影响,试图筹集现金的初创企业将非常痛苦。Lime已经关闭了除一个市场之外的其他所有市场的摩托车租赁业务,剩余现金在5000万至7000万美元之间。据有关人士估算,以这家初创公司目前的消耗速度,这笔资金将只能持续几个月。

Bird是另一个受COVID-19大流行冲击的共享经济初创公司,它的主营业务是短租电动车。上周,Bird宣布由于冠状病毒造成的不确定性,解雇了大约30%的员工。裁员前该公司一共有1387位员工,其中406人被裁。

四、总结

笔者认为,虽然目前新冠病毒疫情严重,全球各国都已经投入巨大的资源应对,最终将会控制疫情,但是,这次的疫情暴露出全球各国医疗系统对于流行病的应对能力不足,人类社会在疫情面前非常脆弱。受此影响,今后的出行、工作模式是否将出现转变?是否会有很多商业活动不再适合共享?对共享企业而言,它们可能面临巨大的结构性挑战。

(陈凯丰博士,系美国匯盛金融 Horizon Financial 首席经济学家,纽约金融论坛(NYFF)联席发起人,同时在纽约大学、纽约佩斯大学、西班牙巴塞罗那商学院纽约中心任教。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